為什么江西、河北和中國的富豪都出生在光伏行業?

1839年,光伏發電技術誕生,1954年,全球第一塊太陽能板誕生,至今,全世界太陽能發電產業應用才剛剛走完66年。

我國于1958年研制出第一顆硅單晶; 1998年,中國政府開始重視光伏發電技術的市場化應用; 2001年,“無錫尚德太陽能有限公司”建立了; 2020年9月16日,中國光伏企業“隆基股份”市值突破2800億元,成為全球第一光伏巨頭。

(來源:微信公眾號“光伏測試網”ID:TestPV)

光伏產業在中國的這62年,從造富神話到神話破滅,再到穩定全球第一,可以說是跌宕起伏。

【從神話到破滅】

1999年,施正榮帶著自己的光伏項目計劃,他回到中國追夢。憑借“太陽能之父”馬丁格林教授等噱頭,10多項太陽能電池技術專利,以及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博士學位,2001年成功說服無錫市政府資助和成立“無錫尚德太陽能有限公司”。

但這位宣稱擁有十多項太陽能電池技術的博士,卻沒有做技術,而是主攻組裝——用硅膠把光伏玻璃、電池片封裝在一起,所以當時的公司本質就是組裝廠。

盡管沒有技術,但處在風口的尚德卻借著國外大力扶持光伏發電的東風,產能一路狂飆。

2005年,成立僅四年的尚德在美國上市,成為中國第一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民營光伏企業。 2006年,施正榮以186億元的身家成為中國首富。英國《衛報》甚至將他形容為“能拯救地球的50人”之一。

在施正榮之后,苗連生的英利、高紀凡的天合光能、瞿曉鏵的阿特斯等紛紛在美股上市。

于是,賽維的彭小峰登上江西首富和新能源首富的寶座;英利的苗連生成為河北首富;漢能的李河君,是后來的中國首富;還有無數個省市首富,也從光伏產業誕生……

然而,首富的位置并沒有坐多久。 2008年,金融危機導致歐盟光伏補貼退潮,市場需求驟減。此外,歐美對從中國出口的光伏產品征收反傾銷稅,導致中國光伏企業倒閉。

數據顯示,2011年中國還有260多家光伏企業,2012年只剩下112家,直接腰斬。掙扎到2013年的尚德也最終破產,還欠了銀行71億元。

光伏造富的神話破滅……

【再次開啟的光伏黃金時代】

但好在,經歷磨難之后,光伏產業又重獲新生。

畢竟光伏發電在維護全球生態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,所以各國也都在支持太陽能發電。 2013年之后,為了扭轉光伏產業的困境,國家也出臺了多項政策支持光伏產業的發展。因此,政策紅利的加持,孕育了光伏產業的黃金時代。

彼時,已經成立了3年的隆基股份,在經過了實打實的沉淀之后,也終于等到了機會。隆基最大的優勢就是:堅持研發單晶硅,并降低其制造成本。

當時,在隆基之前,光伏市場的主要原材料是多晶硅,其價格和技術門檻都相對較低。但李振國卻堅定地看好光電轉化效率更高的單晶硅,無奈的是單晶硅價格高、門檻更高,業界根本不看好這個東西。

但隆基卻沒有被困難阻攔,反而堅定地自己去做單晶硅!2012年—2016年,隆基股份研發投入從0.84億元暴漲至5.63億元,2019年,更是高達16.77億元,累計獲得專利702項,專業研發人員達630人。

終于,在2016年的年底,隆基迎來了爆發!單晶硅上演了絕地反擊,并在2019年,取得62%的市占率,徹底反超多晶硅。

自此,隆基股份也開啟了一路高歌猛進的日子。從2016年的115.3億元營收到2019年的329億元營收和52.8億元的凈利潤,隆基三年時間增長了兩倍多,遠超國內其他光伏企業,成為全球最大的硅片制造商.

如今,中國光伏無論在市場規模、成本水平、技術能力、制造能力、供應鏈領先度等各個方面,均已成為全球第一,光伏產業的發展也才剛剛開始。

來源:光伏測試網